美高梅游戏 文坛艺苑 涟水河畔

目光

2019-10-26 23:03 娄底新闻网 龙兴

生活充满了忧虑,迷雾悄然笼罩,蒙蔽了我黯淡的双眼,我仿佛看不到未来了。起初我茫然不解其故,方才察觉到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,而莫名的恐慌却悄然袭来,我已来不及逃避和躲藏了,我看不见路了,以至于我变得盲目且不可理喻。

     ——题记

我与父母大吵一架出了门。

利落地摔门而出,门外暮色正浓,我很愿意在夜间四处走走,我很喜欢户外那种广阔的宁静。这倒不是我认为自己拥有拒绝一切的意志,而是模糊的夜色能让我安全地感到自己游离于他人之外。然而,当一个个陌生人同我擦肩而过时,我的神情并没有得到放松,夜色虽然能够掩护我,但月光和街道两旁的灯光将这种掩护瓦解得十分彻底。在街道行人密密麻麻如同蜘蛛网般的目光中,我感受到的只有困惑和不解,以至于我的脚步声逐渐支离破碎。呵,可谁又能知道,此刻的我忽而多么希望得到他们落在我身上一个温柔的眼神,不,哪怕是一个好奇的眼神。这样,我多多少少也能从他们的身上,找到些许理解的意味来,我的目光不像以前那样,总是试试探探。我如此充满渴望地去迎接那些目光,这连我自己也惊愕不已,然而,那些目光都下意识避开来,还有一些则是富有敌意,不管怎样,这些全使我失望。

还记得从前,每逢着烦闷,不开心的日子里,我便会掐着点跑到广场中心,在那上面有一个半弧形的石台,傍晚时分早早吃过饭的人呢,老老少少,都会在这里玩上一阵陀螺,抽打在陀螺上的噼啪声,陀螺的嗡嗡声交汇在一起,此起彼伏,烦闷的情绪就如同这高速旋转的陀螺一般,在一遍一遍地抽打。热闹是他们的,我什么都没有。近了近了,噼啪噼啪的声音还是越来越清晰了,可为何每一声都是抽打在我的心上,乱透了。我疾步穿过整个广场去,将曾经熟悉的,热闹的,温暖的景象都留在了背后。

广场的尽头是一家面馆,我自然而然的走了进去,叫了一份杂酱炒面,便随意找了张桌子坐下。我对食物有着最原始的欲望,我的思绪围绕着它而延伸开来:母亲是否做好了饭菜,在家等待我回去?这个问题在我的脑海里不断放大,又逐渐缩小为一点,管这个干什么,我讨厌她,让她等着好了,我转了转眼前的酱油瓶子,又放了回去。

许久也不见面端上来,我干坐在那好生一顿不耐烦,也早已口干舌燥,遂起身去打水,未曾想打水回来,位置竟让一位阿姨坐了去。只见她一身蓝白条纹的职业装,妆容精致,却越显憔悴,翘着腿在看手机。见此不知怎的,我像受了刺激一般,大声刺了一句 :你坐了我的位置,让一让。刚说完便意识到了自己生硬的语气,怔怔看着她。

“唉,我坐这儿关你什么事?你在说笑吗?”她的反映出乎了我意料。

“我先坐的。”

“你先坐的,谁证明?小伙子,你倒是厉害呀,你有点基本素养好吗?”

“可是……”我涨红了脸窘迫地哑在一旁,旁边吃客玩味的眼神让一向不善言辞的我更不知怎样和她辩驳下去。此刻的我委屈极了,好想父母在我身旁替我开脱一句:小孩子不懂事,见谅,见谅。我只好拿起点单牌,坐在了角落里。没多久,那位女性身旁又坐下了一个人,这时候便听前面那位嚷嚷,添油加醋的描述了先前那件事的经过,完了,还不忘用手指了指我,“那就是那位小哥,蛮横得要死,真想不到会有这种人。”一瞬间,我的怒火就将再次被点燃了,然而令我没有想到的是,后来的那位却扯了扯她的衣角,赶紧转移话题,同时向我报以一笑,投来一道充满歉意的目光。这样的目光好久不曾见到,不知为何,我如同地面铺着的委顿的凤凰花被雨浸得湿了,那一腔委屈和怒火,就如同望不见尽头的长庭一般,在这目光里,风雨俱寂了。

一切似乎因为这目光变回了原样。

我实在没有了胃口,空空的胃被一种苦涩的情绪填得满满的,仿佛有人在我的心头挤碎了一个酸酸的柠檬。

我朝窗外看了一眼,竟发现妈妈正在看着我,这使我蓦然一惊,在此之前,她一直存在于我的恍惚之中,可是我现在却非常实在的看到了她的目光。尽管我还无法准确地看到她的眼睛,但她的目光却迅速钻入了我的眼睛,充满爱怜,在冷冷的夜里散发出绵绵不尽的温暖。她静静地站在门口,似乎在尝试去理解我,同时又站在那儿等待我的询问,无比宁静,却又充满力量。

返回美高梅游戏
相关新闻
返回顶部